——转自《世界酒店》杂志 领袖中国会人物100特刊


225.png 孙炳南,世界高温超导材料博士后,美国 Cetis 美爵信达 公司全球CEO。他的成长和我们这个时代一样,伴随着曲折、痛苦与涅槃。

 孙炳南博士出生在安徽一个偏僻的农村,在那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,靠着自己的天赋与勤奋,从著名的北京大学毕业后,获得全额奖学金远赴法国留学,24岁即获得物理学硕士、材料科学和工程专业博士两个学位,25岁成为高温超导材料科学博士后研究员,27岁进入美国世界著名科学中心——美国贝克曼研究院从事材料科学研究。之后的商海传奇见证了这个时代的发展。


从欧洲到美国,时光里的科学家之梦


在欧洲的岁月,法国的浪漫只能泛起塞拉河的点点波光,日内瓦湖的清纯优美留下了不息的情结。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,孙炳南本可像雄鹰一样翱翔在科学的蓝天,然而,一名外籍人员在当时的欧洲要永久长期发展却很难。于是,带着一份虔诚的心情,他选择了离开欧洲。

 19906月,孙炳南离开了瑞士日内瓦大学,加入到美国纽约州立大学,从事医学科学与化学的联合研究,这是一种跨学科联合研发基础项目。他的研究方向是从事材料科学和超导研究,而他对医学与化学的研究并不感兴趣。

 高温超导电性研究,这是一项当时可以引发一场新的工业革命的科研课题,这才是他想要做的事情。初衷难解,他努力寻找这样的机遇。1991年他终于等到了,11月顺利进入了伊利诺伊大学的贝克曼高级科学技术研究院,专业从事材料科学研究。

 贝克曼高级科学技术研究院是世界著名的科学中心,于1983年成立,它致力于物理科学、计算机、工程、生物、行为和认知方面的基础性研究,是以减少传统科学和技术学科之间的屏障为前提的,并且能够加速研究进展,这正是许多常规方法所难以办到的。

 在这样一个有深厚科研背景的机构,孙炳南博士应该找到了他的用武之地,然而,事与愿违!

在贝克曼高级科学技术研究院,他投入了自己的满腔热诚,期待在这个科研领域产生一枚诺贝尔奖。但是,随着科研项目的进展,科研经费被不断的转移用于了其他开支。

 这好比是釜底抽薪,要寻找新的科研经费既浪费时间,也比较困难,因为他没有精力去从事研究以外的事情。


126.png

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与时间赛跑的人


历经巧妇实难无米之炊的局面,1993年这一年,他的观念有了新的改变,因为在中学时期他就非常崇拜大学教授和科学家,决定放弃喜爱的研究工作,去申请一所大学的教授职位,准备做一位学者。

传道授业也许是一个好的选择,但竞聘该职务的有来自世界各地的500多名博士学者,在参加该大学的面试以及答辩后,招聘委员会经过评审,他名列第二。

能在500多博士里排名第二已经很优秀了,但当招聘的名额只有一个的时候,你再优秀也是没有用的。孙炳南博士很快收到了该大学一封手写的信,告诉他因为大学招聘只有一个名额,很遗憾不能提供这个位置。

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从上学那一天开始,孙炳南博士就是一个与时间赛跑的人。这件事再一次改变了他的观点,决定放弃做学者的念头,只有靠自己来改变自己。而就在那一年的春天,在办公室工作了一整天的他,最终还是决定离开贝克曼高级科学技术研究院。

就这样走了,再也没有回头看!


一个研究型学者在他乡创业转战商海


作为一名研究型的学者又怎样能融入到商业领域?从大学毕业就一直没有离开过科研领域的他,对从事商业是一窍不通。磨刀不误砍柴功。离开他心爱的科研工作后,他利用整整半年多的时间待在大学商学院和法学院的图书馆里,阅读了上百本有关如何经营企业的书籍,开始用科学家的思维来研究商业原则。可以说,他为了完成自己的转变,做好了充分的准备。

孙博士当时对美国的各种企业进行归类、排列、筛选,与这些目标公司的销售经理进行交谈,询问他们公司有哪些产品,以及产品的生产周期和他们的期待。1994年的一天,他在电话里和亚特兰大一个经营电话交换机系统的销售经理沟通,得知他们需求的电话机来电提醒信息灯生产时间长,且存在交货不及时的问题,面对对方咨询他是否可以帮助寻找一家能及时供货的供应商时,他开始尝试自己来制造这个产品。

在孙博士开始生产信息灯的时候, 根据他对市场的了解,特别是所做的通信系统提醒信息灯主要是用于酒店专用电话机上,引起了他对这个行业的关注,发现酒店电话机市场需求量越来越大。与其说只生产一个部件,还不如做一台整机,其市场价值更大。这时他就在酝酿一个计划,设立一个从设计、制造和营销一条龙的企业。他把公司命名为Scitec

当时2500制式电话机占据了市场很大的份额。有趣的是当他深入调查这个市场时,了解到在美国竞然形成了一个翻新2500制式电话机的产业链,有上百个这样的小作坊提供不同的配件,将2500制式电话机回收、加工、翻新、重新销售。孙博士看到了一个机遇。他开始策划,按照行业标准设计一款新的2500制式电话机,而且价格还比他们便宜。当他的产品进入市场后,这个翻新2500制式电话机的产业链基本消失了。


从对簿公堂到收购,13年尘埃落定


在全球酒店市场行业里,有两个大的公司即美国Teledex公司和TeleMatrix公司。Teledex公司是国际酒店管理集团的指定标准,基本上把控了全球酒店电话机市场。当初,孙博士公司起步的成功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。当孙博士的产品进入市场,并被各个酒店所接受,迅速打开市场时,处于该行业领导地位的公司终于被惊醒了,开始找理由来攻击孙博士。

1997年,Teledex公司在位于硅谷的美国联邦法院对孙博士公司提起法律诉讼,声称孙博士公司产品侵犯了他们的设计,想通过这种手段把孙炳南博士打压下去。

与当时行业大鳄Teledex公司对簿公堂,对于一个新公司,要去美国联邦法院应诉,是要承担很大的经济包袱的。但孙博士必须维护自己的利益。他不得不花费了几十万美金来聘请律师,从伊利诺斯州到加利福尼亚州去法院应诉,一时间成了空中飞人。

硅谷联邦法院就在Teledex公司的旁边。当孙炳南博士与律师走进法庭时,Teledex公司来了一帮人。在这之前,他们给法官说这是一个华人,在餐馆里靠洗盘子为生,把我们公司的技术偷走了,使孙博士在法官心里留下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印象。

孙炳南博士聘请了一名从业40多年的老律师,他告诉孙炳南博士:上去把你的经历讲完,我们的官司就赢了。于是,孙博士在法庭上将他在欧洲取得博士,美国贝克曼研究院研究员的经历一一陈述,还没有讲完法官就听傻了,开始变得同情孙博士,法官认为Teledex不诚实。于是,法庭的氛围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。

Teledex公司感觉到这场官司变得对他们不利起来,开始采取拖延的办法来耗费孙博士的时间与精力。就这样孙博士花费了6个多月的时间,往来穿梭在伊利诺和加州之间。对于一个开始创业的新公司,是承受不起的。为了确保企业的发展,只有生存下去才有发展的机会,最后孙炳南博士与对方达成了和解。

祸兮福之所倚。在此之后,孙博士公司的新产品慢慢被广大酒店认可。加之价格上的优势,公司的销售数据呈几何倍数的增长。最具戏剧性的变化是,200912月,孙炳南博士采取股权抵押债务,通过联邦法院拍卖债务的方法,以6000万美元一举购得Teledex公司的全部资产。


全球最大的酒店电话机公司 Cetis 的诞生


尘埃落定后,TeledexTeleMatrix,包括Scitec三个品牌全部归于旗下,成为全球最大的酒店电话机公司,于2010年整合三大公司并更名为Cetis,实现了全球酒店电话机行业的整合。

2010年,面对美国联邦司法部的反垄断指控调查,作为公司CEO的孙炳南博士为了不影响公司的正常运作,他并没有告诉公司的任何一个人。从收购到反垄断官司,再到债务清理,五个月内全部都是他自己单枪匹马在战斗。孙炳南博士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邮箱,查看是否有律师的邮件。

2011413日,是一个难忘的日子,也是孙炳南博士女儿的生日。也许正因为这一天是女儿的生日,他得到了一个毕生难忘好的消息。早上打开邮箱看到律师的邮件,一封绝对难忘的邮件:司法部决定停止对你们的调查,公平竞争,我将会更加关注你们。

经过这场生死博弈,孙炳南博士似乎把一切都看得很平谈。Cetis 美爵信达 走过34年的风雨,目前,在欧洲、亚洲、中东等地设有分支机构,业务已覆盖130多个国家和地区,在全球有超过20多万家星级酒店,3000多万间客房使用Cetis美爵信达的产品,。

在孙炳南博士心中有一个更大的商业策划。把全球星级酒店的客房作为 Cetis 的样品展示间,打造全球星级酒店网络传媒公司,通过产品、网络、酒店客房这个业务链,将销售目标推向高品质消费,进入千家万户,实现 Cetis 美爵信达 “111”工程计划,即每间客房每天盈利1美金的宏伟目标。

孙炳南博士生长与中国,他有对这块土地有着深厚情感。在当今改革的大潮中,他走出去了,他更加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汇入这股大潮,有更多值得传颂的故事!